编者按:唯理教育简报定期呈现我们对于教育新闻、评论与研究的精选,希望为读者提供独特视角的教育动态。

订阅我们

本期编辑: 陈恒一、李嘉琪、孙冠华、尹富康

写在前面

近年来,教育部出台了多项政策积极推动高校间的学分互认(请见本期通讯第一篇文章),这一做法虽然促进了顶尖高校或者同地域高校之间的学生流动与学术交流,但不少声音认为这是在不断扩大已经明显的校际和地域差距。

今年2月,复旦大学宣布将向上海地区的高一学生开放能转化为大学学分的先修课程的做法,看上去是为了培养高中生综合素养的创新做法,却也引起学者质疑此举有损“教育公平”,会扩大教育资源匮乏地区和上海地区的教育水平差距。你对此怎么看呢?

| 教育新闻 |

复旦大学面向上海高一学生推出“先修课程”
来源:复旦大学官网

2月16日,复旦大学在其官网上刊登了“周末学堂——复旦大学拔尖学科高中先修计划”的招生计划。通过周末先修学堂,一些高一学生可以走进复旦大学校园,与大学教授面对面学习交流,提前享受大学的课程、图书馆等学术资源。同时,完成课程并通过考核的学生可在未来将其置换为复旦大学的学分。已经披露的课程方向包括中国语言文学、历史学、数学、物理与药学等十个门类。

图源:复旦大学

详细阅读
延伸阅读|复旦开放先修课,教育公平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美议员吁拜登采纳特朗普的孔子学院限制令
来源:联合早报

近日,美国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等四位共和党人致函总统拜登,敦促他采纳特朗普政府在卸任前提出的一项旨在加强限制中国孔子学院的政策提案。白宫表示,与以往政府交接所做的类似,白宫幕僚长克莱恩(Ron Klain)在总统就职日当天发布了一项冻结所有监管程序的备忘录,意味着所有没有完成审议的规定都会被自动撤回,需要重新提交。根据美国全国学者协会统计,截至今年2月17日,全美已有64所孔子学院关闭或正在关闭,还有55所仍在运行,其中有三所高校计划在今年关闭孔子学院。

图源:纽约时报

详细阅读
延伸阅读|孔子学院受挫 中国官办海外机构有待李子柒打救?
| 教育评论 |

对不起母校,我要去别人家大学蹭学分了
作者:小新同学  来源:有间大学
阅读时间:10分钟

清华与北京大学不久前宣布继续2020年开启的课程交换与学分互认项目,这并不是中国大学之间第一个课程交换项目:早在1999年,北京学院路地区高校共同体(包括北航、北邮、中国地质大学等多所高校)便实现了共同体之内的课程互选与学分互认;千禧年之后,南京、广州和武汉等地的大学也形成了类似的联盟。除了强强联合,许多联盟也具有帮扶性质,如宁夏大学与上交、西交与浙大的远程线上课程合作项目。在后疫情时代,线上课程的普遍推广注定将孕育更多这样的课程交换项目。

图源:有间大学

详细阅读


为何干预家庭教育?
作者:黄蕙昭 丁捷 郝天琪  来源:财新
阅读时间:15分钟

长期以来,家庭教育在中国政府工作中一直处于边缘化,直到18年被列入立法项目,历经1年多起草,《家庭教育法(草案)》终于正式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立法的推动者们期望依据这一法案为父母提供实施家庭教育的指引,构建涵括学校、社会、政府的家庭教育支持体系,但是法案在条文细节上仍旧面临着不少争议,未来的实施效果也令人存疑。有学者指出《家庭教育法》属于软法,除明确规定的“红线”外,现实中很难对父母实施惩戒,如果法案止步于原则性宣言,将难以切实引导父母实施家庭教育。而且配合立法的同时,政府还需要加大在家庭教育经费上的投入,才能真正要促进‘家庭教育”体系的建立。

图源: Education Week

详细阅读


教育为什么没能让我们看见危机
作者:周娅  来源:TEDxGuangzhou
阅读时间:12分钟

教育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工业时代下的主流教育方式却割裂开了教育与生活:教育成为人的劳动资本,而非用于解决生活中事物复杂性背后危机的方案。周娅,一位可持续生活倡导者,认为教育应当让人们回归生活、拥抱同理心,去看到结构中事物复杂联结导向的危机。从可持续的角度,她希望通过教育让人们能够追本溯源看到个体与世界产生的千丝万缕关系,并付诸实践防止事物背后危机的发生。

图源:原文

详细阅读


Why Would Iowa Want to Kill Tenure?
作者:Eric Kelderman  来源: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阅读时间:10分钟

教授终身制指教授一经聘任后,聘期延续到退休,不受学校各种教学、科研工作的考核,也没有被解聘的压力。在终身制的保护下,教授有权持反主流的学术观念,可以发声对抗任何权威或者从事“不合时宜”的课题研究,而不用担心被学校开除。在过去很多年,这种制度被认为对学术自由形成了良好保护。然而在疫情带来的财政紧缩大背景下,美国爱荷华州的一些反对者表示教授终身制既无法保证教授尽职尽责的同时,又大大加重了政府的财政负担,相应取消教授终身制的法案正在投票过程,虽然通过的概率极小,但这仍然加重了人们对其的担心。

详细阅读
以上文章均不代表唯理中国观点,我们希望为读者提供丰富的视角。我们欢迎读者的任何建议与想法。

对于这次通讯的想法/建议请发送至[email protected],谢谢!

Copyright © 2015- Veritas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