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唯理教育简报定期呈现我们对于教育新闻、评论与研究的精选,希望为读者提供独特视角的教育动态。

订阅我们

本期编辑:  李嘉琪、孙冠华、尹富康、陈响、Selina、田雨

写在前面

“好好学习是为了好好高考,考好高考是为了进入一个好大学”,这是很多家长教育孩子时的论调。但在 《从高考到教育到社会》这场讲座上,讲者 李思宇从中法两国的教育制度出发,带领我们重新审视了教育与考试二者间的流动关系。同时,在教育学家杨东平看来,长期被视为为贫寒子弟增加教育机会 的衡水中学,也已经走向产业化、资本化的发展趋势。然而衡水中学一向被视为“高考工厂”,这样的发展趋势又会如何在将来影响社会对于高考的看法?

此外,本期简报还聚焦了城市家庭教育、特殊教育、野鸡大学招考等议题,并分别精选了两篇关于少年实习坠亡及父母考核的新闻报道。

| 教育新闻 |

17岁少年工厂实习坠亡:生前遭遇“旷工开除”警告 | 深度报道
来源:北青深一度    阅读时间:7分钟

在学校的组织下,17岁的湖北少年孙铭来到深圳一家电子设备厂,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实习,过程并不顺利,几次因病请假都被记作“旷工”后,孙铭收到了来自班主任的警告:如果再有“旷工”,他将会被学校开除。警告发出20分钟后,孙铭从宿舍6楼坠落身亡。孙铭生前的这次实习遭到了学生和家长的多方面质疑。他们认为,实习的请假制度过于严格,劳务合同细节与原先学校承诺的不符。据孙铭家属透露,事发后,深圳市多个政府部门介入此事,并承诺会对相关方面调查追责。

详细阅读

多地探索“父母持证上岗”,当父母也要考试了?| 围观
来源:人民教育   阅读时间:4分钟

成为“父母”仿佛是一件自然而无需被考核的事情,然而是否每个家长都懂得如何教育子女?近年来,各地相继推出“家长成长制度”,邀请家长学习、积分并拿到“家长执照”。本文作者认为,“家长执照”可以激励那些愿意学习教育理念和提升家庭教育水平的父母,鼓励他们与孩子共同成长。

详细阅读
| 教育评论 |

高考的比较学:公众的服务,抑或个人努力的结果?| Corona 高考讨论会
来源:结绳志 主讲:李思宇、张敏
阅读时间:15分钟

本篇文章为结绳志与社会学会社日前举行的《从高考到教育到社会》的讲座记录。从中法这两个高考大国里教育和考试制度开始,讲者李思宇区分了大学和考试的不同社会功能,带出了探讨高考和教育的诸多角度:作为知识传承的教育、作为职业工会的大学、作为贵族体制再生产的机制、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作为竞争和选拔以及作为社会不平等的集中表征。同时,讲者也结合自己关于备考的博论民族志,探讨了渴望、努力、反抗、排名的微观机制。


图源:原文

详细阅读

杨东平:衡水中学增加了农村学生的教育机会吗?
来源:教育思想网  作者:杨东平
阅读时间:8分钟

衡水中学近年来在国内大受追捧,部分原因是其超高的高考水平,另一原因则是大部分人仍视其为寒门学子通过高考改变人生的大门。杨东平的这篇文章将会告诉你如下事实:1.现在的衡水中学实质上已经成为一所“超级中学”,有着顶尖的生源和农村家庭无法承担的学费。 2. 衡水中学的教育已经走上了产业化、资本化之路,拥有15所衡水系的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已于今年3月12日在美国上市。在这两条事实下,衡水中学早已背离了大众所认为的教育道路。

图源:原文

详细阅读
延伸阅读:杨东平 | 衡水中学实行的是素质教育吗?
延伸阅读:整治民办教育,“衡中系”受多大影响?

城市家庭的教育=“缺席的父亲+焦虑的母亲+失控的孩子”?
来源:學人Scholar 作者:陈先哲
阅读时间:7分钟

近年来,由于我国城市中教育竞争的不断加剧,家庭在孩子教育方面的投入也越来越大。家庭投入不仅包括财力和物力层面,还会延伸到人力和精力层面。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越来越多的城市家庭从孩子呱呱落地便开始投入到一场漫长的教育竞争甚至是教育军备竞赛中去。这也重塑了新生代的城市家庭角色分工:多数城市家庭既以子女教育为中心而进行角色分工共同作战,又因子女教育而发生内部冲突甚至开战。本文中,陈先哲将与各位一同探讨城市家庭教育的矛盾与出路。

图源:原文

详细阅读

辛辛苦苦十二年,一朝考到野鸡大学
来源: 勿以类拒 作者:李波
阅读时间:20分钟

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一些不具招生资格、没有办学资质、涉嫌伪造售卖虚假文凭证书或涉嫌非法招生、网络诈骗的野鸡大学以混淆视听的方式招收学生,乱发文凭。尽管拥有对“大学梦”的追求,选择就读野鸡大学的学生往往成绩不佳,缺乏与中学、老师的沟通,其家长们也缺乏甄别真伪的信息搜索能力,因此容易受骗。当他们真正进入这样的野鸡大学, 流动的教师、低劣的办学质量、高昂的贷款数额都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了沉重的代价。


图源:网络

详细阅读
延伸阅读:人民日报 | 全国392所“野鸡大学”名单曝光

星星小镇:一群自闭症家长的自我救赎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李秀莉 印柏同
阅读时间:10分钟

我国目前针对特殊儿童的教育体系仅对聋、盲和智力障碍这三种情况作出分类,而自闭症不符合其中任意一种。尽管有半数的自闭症患者会表现出智力障碍,但其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沟通和认知行为障碍,这也是他们难以被准确归类并得到针对性照顾的原因。在这种社会支持体系缺乏的情况下,一群成人自闭症患者家庭共同发起了“星星小镇”,一个旨在满足孩子们生活、工作和养老需求的互助式社群。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是显见的,作为一个由家长主导的组织,“星星小镇”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它未来的发展趋势又是什么?

图源:原文

详细阅读
以上文章均不代表唯理中国观点,我们希望为读者提供丰富的视角。我们欢迎读者的任何建议与想法。

对于这次通讯的想法/建议请发送至[email protected],谢谢!

Copyright © 2015- Veritas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