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视角下的女性/女权主义

  • 贾漱阳
  • Wesleyan University

究竟该如何定义Feminism,这或许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从这节课的课程名称里对于翻译的纠结你就可以看出来:女性主义,女权主义,还是平权主义?都对,又似乎都不对。定义的问题是一个核心问题,它关乎话语,也关乎权力——feminism针对的是谁(或什么,下同),讨论的是谁,目标是谁,又是由谁言说,由谁代表?在中国语境下,这些一度不言自明的问题被逼迫着自证自己的本质:关乎正统(或真正的)女权和“田园女权”的争论,女权和“女拳”、“女尊”边界的争论......这些待解决的问题表露出“feminism”这个词汇的内部张力。

这门课或许不能给参与者一个清晰的答案,给出问题也不是我的目的,它该是由你们自己寻找。但我会努力提供给你们一个思路,一个脉络,一些信息,一个让你们表述自己、描绘自己对“feminism”体会的机会——这将会是一个对“feminism”这个大词汇祛魅与解构的过程。我们将试图去探究在这个大词汇(或者一系列大词汇,诸如“性别”,“平等”,“压迫”,“父权制”,等等)之下所发生的种种,跨越时间(历史上的发展)与空间(地域上的、派系间的不同),了解其平静统一表象下的暗潮汹涌与内部冲突,正如同课名所昭示的那样,用一种批判性视角来认识和不断重新认识“feminism”。

讲师介绍:

贾漱阳(Wesleyan University)
女权,性别与性研究(FGSS)荣誉毕业,另外还主修了经济学,辅修东亚研究,目前人类学硕士在读。研究领域包括女权主义理论,酷儿理论,后殖民批判,科学的文化研究,数字人类学,应用人类学,经济人类学。喜欢从生活细枝末节处发掘人的无限可能,因此常常关注困境下边缘人的日常生活;此外对于以身体为核心的各种边界抱有极大兴趣——有机体与机器,人与非人,心灵与物质,现实与虚拟——希望藉由边界的跨越与重塑来构建人与人之间更亲密的联结,书写新的可能。

讲师采访:

Veritas:你能不能和我们介绍一下什么是Feminist, Gender, and Sexuality Studies (FGSS)?
贾漱阳:“Women, sometimes gay.” 这是我们专业的人自嘲的时候经常开的玩笑,其实专业本身要复杂得多。先简单介绍一下。首先她是一个跨学科研究,这是80年代后在美国兴起的一个学术潮流,因为当时的学界体会到单一的固封的学科已经无法解释日益复杂的现实,无法满足学者越发广阔的兴趣,于是出现了跨学科跨领域式的研究。全美可能只有我的母校Wesleyan用了FGSS这个名称;根据我有限的观察,别的学校多是使用Women’s, Gender & Sexuality Studies或者Women Studies。

2000年初,Wesleyan FGSS的学生和教授(当时还叫Women‘s Studies)开始意识到women这个词汇的使用乃至这个身份既定内涵本身是有问题的,women studies没办法准确反映我们关心的和研究的实质。长时间的讨论后,学生和教授一致决定选择Feminist来取代Women作为系的新名称,并作为一种政治身份和学术立场。

大致来说,性和性别是FGSS的核心,我们关注性和性别是如何作为一种被广泛理解和使用的类别所建构的,但又深知性和性别并不是一种独立存在,而是交织在种族,文化,阶级,性向,国籍等一系列纷繁复杂的社会矩阵中。作为一种政治身份,权力与压迫是我们很多人关心的主题,其中就包括性剥削,性侵犯,家庭暴力,性工作,性别歧视,日常性别规范等等。倾听ta们的声音,感知ta们的痛苦,理解并展现ta们的抵抗是这一身份下共通的主题。作为一种学术立场而言,我们关心女权主义立场能否从一个不一样的⻆度重新认知我们周围的世界,帮助我们建立更亲密的联合,发掘改变世界的可能。

Veritas:你为什么会在本科阶段学习了FGSS这个major,你是如何对它产生兴趣的呢?
贾漱阳:回想了下,好像并没有什么决定性的事件,但却能想起很多碎片。许是因为我小时候就被同龄人叫“娘娘腔”,哪怕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个标签到底意味着什么;许是因为我看着妈妈穿梭在厨房,阳台,卫生间之间,然后还因为饭盛多盛少,洗衣服柔顺剂放太多这些无谓的琐事被我爸苛责;许是因为我好友的父亲在亲戚女孩读书无用论的撺掇下,劝阻她出国读书,而好友则因父亲的试探情绪崩溃。

又或许是因为我从小接触的文字影视:莫泊桑笔下的羊脂球,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小仲马的茶花女,飘中的斯嘉丽,小妇人里的马奇一家,当然还有红楼一众女儿。我小学就开始反反复复看这些,这么想来“娘娘腔”的称呼或许有点道理(笑。或许还有我在六年级时看的彩云国物语这部日本动漫:女主人公红秀丽拒绝成为皇上的妃子而选择入仕,最后成为一方百姓的父母官。这个剧情走向让当时的我惋惜了很久,但却止不住地钦佩她。我的面前打开了一扇门,门外是个未知的世界。

选择fgss作为自己本科的专业,一是因为在做选校的时候看到了Wesleyan有设置这个项目,顿时对我的兴趣有了一个实体这件事而倍觉亲切;再来可能是因为少年轻狂,我当时收到的最多的反馈有两种,一是觉得一个男孩子学这个太违和,二是觉得一个男孩子学这个真了不起。但这两种反馈都让我不舒服,前者激起我的叛逆,后者让我疑惑一个普通人的再正常不过的决定怎么就了不起了?于是顺理成章的,我就在fgss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笑。

Veritas:Gender Studies作为较新的跨学科领域,你可以介绍一下它偏向于使用什么样的研究方法吗?它与人类学这样的学科的关系是什么呢?
贾漱阳:据我了解,应该并没有什么偏向之说。因为是一个交叉学科的领域,使用的研究,或是创作方法也是多种多样的。我的教授中就有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学家,文学家,心理学家,经济学家,哲学家。再加上我阅读过的一些作者,ta们有的是语言学家,表演家,艺术家,生物学家,物理学家。基本上能想象到的学科,甚至不是学科,性别研究都能为我所用:性别和性别化事关一切。有些研究方法也是交叉学科的,创新性的,实验性的,因此也很难被归类。

我个人比较多使用的是人类学的ethnography(民族志), 文学的literary analysis;历史的historiography,社会学和经济学用得比较多的统计分析也会偶尔使用。至于和各个学科的关系的话,互相补充,互相拓展。但也因人而异,我知道有些学者更愿意以本学科被人认识,有些学者会更强调feminist的前缀。

Veritas:在刚过去不久的三八妇女节前,网络上出现了一些“反三七过三八”的讨论。包括再之前我们时常能在网络上看到针对“女权和田园女权” 的争论。这些讨论背后似乎展现出大家对女权主义(Feminism)有不同的假设和理解。能不能请你讲一讲这门课程将如何带领大家认识女权主义?
贾漱阳:我过去经常被问:你怎么看⽥园⼥权。我最开始的观点其实还挺具有普遍性的:警惕⽥园⼥权,推⼴“正统”⼥权,远离⽥园⼥权的帽⼦。简单来说,就是在“⽥园⼥权”和“真正的⼥权”之间画上泾渭分明的界线。但我渐渐地开始对这条界线存疑,似乎在此之前,我不假思索地就接受了“有这么两种不同的⼥权⽴场”这一事实,不是我去画了界线,⽽是它始终在那。那什么是⼥权?什么是⽥园⼥权?⼥权由谁⾔说?⽥园⼥权⼜是由谁⾔说?等等这些对⾃我的质问问倒了我。

我态度的彻底转变发生在去年有段时间⼤⽕的《中国⼥性什么时候有穿⾐⾃由》(标题可能不确,原文已被删除)。在我看来,那篇⽂章的论述从学术⻆度来说的确有一些问题,但整体来说是没⽑病的。而在评论区⾥,我赫然看⻅“⽥园⼥权”四个字。我很惊讶,情理之外但却意料之中,“⽥园⼥权”的帽⼦怎么都戴不到这篇⽂章上,但帽⼦还是落了下来。

于是我开始反思画界线与构建“真正”对于⼥权主义这个⼤阵营是否合适。在我看来,问题不是⽥园⼥权多⽥园,⽽是真正的⼥权有多正统。在很多⼈包括一些⼥权主义者的眼里,⼥权主义者都是同一张⾯孔,说的⾃然也是同样的话。这和我所了解的事实是完全背离的,对⼥权主义最严苛的批评,很多时候可能来⾃⼥权主义内部。⼥权主义这个⼤标签之下的差异,并不⽐⼥权与反⼥权之间的少。但这些差异往往被忽略了,或者说,被一些话语给模糊了:“平等”⾃然是个好词,但谁的平等,和谁平等,如何平等,平等为何这些具体的问题,可能更值得我们关注。

这也是我设置这⻔课的⽬的,想带领⼤家一起认知⼥权主义内部的种种声⾳,或者说⽤一种批判性的视⻆来认识和重新认识⼥权主义。最后说句题外话,我是一个坚定的后结构主义者,我相信意义是流动的,既然queer可以从怪诞变成酷⼉,讽刺和反讽也是一线之隔,⽥园⼥权为什么不能成为中国⼥权阵营新的⽀点?

Veritas:你觉得Feminism的内容对我们来说为什么值得学习?它们将如何帮助我们认知一些过去或现在的事件?
贾漱阳:相较于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我更想从⼏个⽅⾯说一下这个问题的问法。第一个,Feminism的内容。这个措辞总给我一种feminism作为一个统一,整合的感觉。正如我在上一个问题中提到的,这只是一个错觉,一种抽象,正如同抽象化的男⼈,⼥⼈,⽩⼈,⿊⼈,同性恋,异性恋,等等。一个庞⼤的分类标识下往往是差异的海洋。所以我只能说,我并不知道feminism的内容究竟是什么样的,她(我有意识地使⽤“她”)可能是关乎理论的,实践的,运动的,经验的,身体的,她可能是社会主义式的,⾃由主义式的,科学的,⽂化的,激进的,柔软的,这个名单可以不断写下去。如果我不能清晰地明⽩我⾃⼰在说什么,⾃然也⽆从说出她的种种应该被推⼴的好处。

第⼆个,我觉得这个问题透露着一丝功利主义的味道,即我们“应该”学习Feminism因为她有着某些好处。Feminism的出现,在我看来,并不是因为某个⼥⼈,或一群⼥⼈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宣告⾃⼰掌握了某种新的真理,并以此建⽴了某种权威。如果你了解Feminism的整个历史和社会背景,就会知道,她是在否定与⽭盾中诞⽣的,她是⼥性对⾃⼰的严苛拷问:我究竟是谁?我为什么这样活?我该怎样活?她和同一时期的种族研究,后殖⺠研究等等一系列经常被冠以“批判性”和“激进”头衔的领域一样,往往不是建设性的⽽是反思的,批判的。正如同波伏娃在第⼆性中所说的那样(⾮原⽂),“她”发现⾃⼰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于是“她”批判这个世界,但是⼜发现⾃⼰没有能⼒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

我还想引⽤一下美国⼥性主义作家bell hooks在她的《作为解放实践的理论》(Theory as Liberatory Practice)中开篇的一段话:“我选择理论因为我很痛苦——我的痛苦是如此强烈以致于我⽆法继续⽣活。我是绝望地选了理论,因为我想理解,理解在我周围和在我身体内到底发⽣了什么。最重要的是,我想摆脱痛苦,于是我在理论中看到了一处疗伤之所。”

这联系到了最后一点,学习。我并不觉得“学习”在这⾥是个好词。如果让我来说,我可能更愿意说了解feminism,感受feminism,思考feminism。⾄少对我⽽⾔,通过对feminism这么些年的接触,我知道这些差异是真实的,这些痛苦是真实的,这些流下的⾎与泪与汗是真实的,最重要的,这些⼈是真实的。作为一个男性,我永远⽆法完全“穿上‘她’的鞋”,但我⾄少知道了,她在痛苦着,从此我再也⽆法苛责她,因为她的痛苦是如此真实⽽强烈。

最后,我想⽤我的系主任在我们FGSS毕业⽣毕业论⽂展示会上说的一句话来试图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吧:“We know that, though we come from different groups, we live on the same ground.”

Veritas:对学生有什么期待吗?这门课有什么背景要求吗?
贾漱阳:愿意阅读,思考和交流,愿意去接触,去感受,去理解一些⾃⼰不知道,甚⾄是不喜欢的东⻄。在此之上,如果能把“愿意”升级为“喜欢”就更好了。

⾄于背景,我并不想设置硬性要求,不过有一些阅读材料是有一定难度的,需要一些社会科学和⼈⽂素养的积淀。不过这不是个⼤问题,不懂的话就在课上提问,甚至可以大家一起讨论。如果学⽣全都读懂了,那也没必要开课,直接改成“阅读推荐”的形式就⾏了(笑。

Veritas:本期课程会采取什么样的授课形式?个人又有怎样的授课风格呢?
贾漱阳:我个⼈是最偏爱研讨会(seminar)的形式,但天不遂⼈愿,我过去开课开着开着总是变成我一个⼈唱独⻆戏。虽然最后依然是皆⼤欢喜,但我还是有一些遗憾的。因为这次的授课是线上的形式,讨论可能在技术层⾯和实际效果层⾯会打一些折扣,所以应该还是以讲授为主吧,但我更希望我的学⽣最好能随时打断我,甚⾄在一开始是由ta们决定我们接下来该讨论些什么(当然⼤的范围还是得按照⼤纲来)。

此外,我是个⽐较随和的⼈,所以我希望整个氛围是轻松的,就当⼤家一切聊聊天,读点东⻄,最后都能有一些收获,就是我最⼤的期待了。

Veritas:可否剧透一二课程中最为有趣或者最有挑战的环节?
贾漱阳:我⽴刻就能想到两点。第一,整个课程的设置是一个不断“刷新三观”的过程,我甚⾄觉得这节课可以改名为“如何批判性思考”。基本上当你刚觉得,诶,这个⼈说得挺对,这个学说我喜欢,下一节课新的阅读就让你⽴刻抛弃旧爱(笑。当然这有夸⼤的成分在,但这种不断刷新⾃⼰认知的过程应该会很有意思。

第二,Donna Haraway的赛博格宣⾔。熟悉我的⼈都知道我是一个Haraway吹。我曾经这么向我的学⽣介绍她的写作:⽤⽂学的语⾔书写科学性的,技术型的主题,传达哲学性的思考。读她的⽂字会很痛苦,⾮⼈的痛苦,因为她真的不说⼈话,但你一旦理解了她想说的,那简直就是拨开云雾⻅⻘天般的舒爽。所以,挑战当然有,但乐趣也是从挑战中来。不夸张的说,我到⽬前已经反复阅读了赛博格宣⾔不下三⼗遍,每次都有新收获,和读红楼梦一样。

Veritas: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这们课程的阅读材料吗,⽐如它们都选⾃哪⾥,难度⽔平如何?有什么给参与者的阅读建议吗?
贾漱阳:我选择的阅读篇⽬都是⼥权主义理论中一些公认的⽐较经典的,具有代表性的的作品,有的甚⾄算是开⼭之作。⽐如说,提到存在主义⼥权那波伏娃的《第⼆性》不可能不提,激进⼥权主义那就不能忘了代表⼈物Katherine MacKinnon,交叉性理论的提出者Kimberle Crenshaw,以及当代的酷⼉理论先驱Judith Butler。

⽂本的选择上我尽量选择了一些相对⽐较容易理解的,不是很⻓的,很多都是完整的作品的节选,有中⽂译本的我也直接选择了中⽂译本。尽管如此也有一些篇⽬还是⽐较难理解的,需要花一点时间,但占⽐不多。

阅读建议的话,我建议在读到⾃⼰从没接触过的学说的时候,如果无法理解,可以先做一些背景知识的检索,例如作者的⽣平,作者所属学说的代表⼈物和代表思想,有的时候去b站输一下作者的名字也可能会有惊喜。最重要的建议是,遇到实在理解不了的,做好标注,带到课堂上提问,⼤家也可以一起讨论。往往一个⼈不懂的,很多⼈都不懂,所以完全不⽤害怕。

Veritas:最后用一句话形容你心中的博雅教育吧~
贾漱阳:为你打开一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