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诗歌理论与写作

  • 黄楚君
  • 北京大学

  本课程通过讲述文学理论,分析文学文本和影像作品来建立学生对诗歌这一艺术的整体认识。本课程将采用授课与讨论相结合的形式,引导学生进行诗歌鉴赏和诗歌创作。每堂课安排一定时间讲授相关理论,分析经典作品,其余时间与同学共同评点学生作品,交流意见。文本涉及中外不同时代有一定代表性和突出艺术质量的诗歌作品,文学理论。希望同学在阅读之余踊跃讨论,进行创作尝试。须知艺术的目的不是成功,而是尝试。艺术单纯的专注是一种放松,它不能强求,而最好虚位以待。

讲师介绍:

黄楚君 (北京大学)
目前就读于中国语言与文学系创意写作专业,目前主要进行当代文学研究与创作,写有电影剧本,话剧剧本,诗歌等多方面作品,试图以冷静、精准的方式探讨当代生活下人们有意或无意忽视的社会关系之残酷与损害性,并力求克制地揭示出某种尽管还不明晰的温情的可能。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文物建筑专业,学习建筑设计与建筑史等课程,热衷于探讨对人类而言合理舒适,能唤起知觉和敬重感的生活环境,并有相关建筑设计作品。从本科至今兼修习哲学系相关课程,以古希腊爱欲和血气的政治性情感和现代政治伦理学为关注重点。

讲师采访:

Veritas:用三个关键词形容你自己?
黄楚君:冷静;学习者(通过学习来抓住一些可靠的成分,来表达自己);实践(譬如:文学:不感兴趣于评论褒贬作品,而是主动参与创作来感受)

Veritas:你最酷的fact是什么?
黄楚君:(做得比较好的一件事情):2016年导演过王小波话剧《东宫西宫》,尝试将其搬上舞台

Veritas:想对上大学前的自己说什么?
黄楚君:在大学的时间里努力去发现学习是一件怎样的事情;[因为在本科时期有时候注意力/热情放到很多以为重要的事情上,很多是没有答案的,而在毕业后才发现学习是一件怎样的事情;此非指单纯获取知识,亦非寄希望于什么可靠的事情,而是在不可靠中矗立身心的根本]

Veritas:讲讲会在课程中对比分析的一组诗歌吧?
黄楚君:《赠卫八处士》是我最欣赏的杜甫作品之一,对曹植《当来日大难》一诗意蕴和句法的化用,达到了自然真挚的效果。

当来日大难【曹植】
日苦短。乐有余。乃置玉樽办东厨。广情故。心相于。阖门置酒。和乐欣欣。游马后来。辕车解轮。今日同堂。出门异乡。别易会难。各尽杯觞。

对比两诗,《当来日大难》以主人的视角写就,在诗歌所描述的宾主关系中,彼此的共同生活是稳定的常态。诗中主人慷慨置酒,试图延长共度时光的温情,宴游是和乐融洽的,因其背后潜含着不可避免的分离所带来的巨大哀伤。人在分离面前所做的一切努力是徒劳的,然而,他的情意和愿望寄托在这尽管微不足道的努力中。一顿酒宴更改不了漫长的寂寞,而能延缓几个钟头的告别。放马顺其晚归,卸下车轮竖放一旁,有意忽略将来的远行而求片刻放松。其实马还是会回来,车轮也还是会安回去,但至少在今夜里主客同堂,还可能有一切如旧的安慰。主客这种相处的稳定即将走向动荡,在常满常空,而终有尽时的杯觞之间,迎接来日的大难。
《赠卫八处士》一诗里,客人“重上君子堂”,与曹植“今日同堂”的场景下,宾主面临的是相同的分别之难。不同于《当来日大难》,对于二人来说,人生的常态不再是陪伴,而是分离。共同的生活只有片断而无法稳定,大难不在来日,而成为两人习以为常的,孑然的生活状态,全诗描绘的场景则像是一次难得的喘息,在来之前和去之后都是如一的孤独。与之相应,诗歌的开头和结尾都营造出辽阔寂寥的时空感。“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一头一尾不必具体叙述人生离合的苦痛,却分明是已化为平常的“大难”之感。双方本当摆脱颓唐振作精神,独立自在地回到如曹植所描写的和乐状态。但是在杜甫的笔下,二人相会时谈及昔日少壮,故交友人的辞世,仍体现出来无处不在的消逝感。即便是结婚成家,儿女成行的团圆景象,也引发世事变化的感叹。小孩天真地询问来处,触动的是客人内心不知何来何往的迷茫。

Veritas:选择这门线上课程主题的理由是什么?
黄楚君:(虽然中文系常云:不教授写作,但我反对)想要教授写作,教写作宛如教说话,也如教素描 [既然绘画可以一步一步教授,而文学不可?]写作也是自己坚持的习惯,有些心得可以分享。有志于写作的人会遇到很多挫折或弯路,希望能够分享自己的经验。

Veritas:这门课程和传统文学课的区别是什么?
黄楚君:主要区别是课程的重点在每个参加学习的人身上。有关作品,有关技艺,对于写作者来说起到的多是启发似的作用,没有什么非如此不可的道理。给出的理论和例子,倾向于为大家提供一种写作的起点。如何处理自己的性情,如何面对外界,有技巧地说一些诚恳的话,是写作者需要探索的事。

Veritas:剧透一两个课程中有趣的案例和有挑战性的环节?
黄楚君:第一课:即导论,放了很多理论重点。最重要的主题:诗艺(ποίησις, poiesis),在希腊文里就是宽泛的“制作”,适用于各种技艺。
其核心可体现于《奥德赛》最后,奥德修斯的妻子与奥德修斯相认时的技巧和计谋:要求把结婚的床搬进来,但实际上这床是一整棵树雕刻出来的,不可能搬进去。智者学派:这床是自然的产物,宛如政治体制取决于自然属性。亚里士多德:智者学派论点本末倒置,不是说床的核心是技艺,但是强调技艺与自然难以分割。写作亦然:写作时所探讨的,并非是实现了某个预定的自然属性/材料(情感),也不是单纯炫技强行加工。
树床的例子会反复出现:离别和重逢

Veritas:未来有什么想继续研究的学术话题吗?
黄楚君:阶层和文化。
平常会写一些剧本(并投稿),目前想写一个故事:一个家庭,其最长辈的人去世了,导致家庭变化,比如中坚辈的人在料理后事后放下许多,年轻一辈想要研究文化但处处碰壁。名字:《出家》
剧本和研究:中国文化一方面发源于农耕,另一方面,在历史上,其掌握权在“上层”,生产和评论艺术的都是上层。传承通过教育和家庭。而待到文化因素被移除时,或原来的传承方式被打破时(比如文革),此时国家的文化在哪里?

Veritas:作为讲师,想在开课前对学生说什么?
黄楚君:写作是一件颇为寂寞的事情,若没有人之前做过,自己希望能提供一个参考。写作是否值得,自己现在也不完全清楚,毕竟以后可能会去做别的事情,另外会犯很多错误,更有可能灰心并放弃,但无需视写作为极为崇高的事情,不做这事情也不需愧疚。然而艺术并不亏欠大家什么,可以尝试去热爱。

Veritas:一句话描述心中的博雅教育。
黄楚君:成人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