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法学:以中国司法体系改革和中美侵权法为例

  • 陶子谦
  • 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

  Commentators have long been debating whether China’s legal reforms represent a transition to rule of law, or just an attempt to make ruling by law easier. In this course, we will tackle this question by exploring the motivations behind 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Chinese court system and tort law. In the first half of this course, we will start by comparing the Chinese political system, structure of the government, and judiciary to their U.S. counterparts. This comparison will shed lights on the different roles assumed by the U.S. and Chinese court systems. Based on these differences, we will examine technical and structural reforms in the Chinese court system and discuss why they receive different treatments from the government. The second half of this course will focus on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ese and U.S. tort law. Chinese tort law is a special area in Chinese law: it converges to the common law tort law despite the Chinese legal system’s strong civil law tradition; and it covers many frequent causes of influential events that create negative publicity, such as medical malpractice cases and mass torts. On the other hand, Chinese tort law also carries some common features of the Chinese legal system, such as deviations from written rules in resolving disputes. Studying these features will inform us on the government’s legislative intents.
  This course does not require background knowledge in Chinese law or U.S. law. We will NOT focus on studying the nuances of the substantive Chinese/U.S. law and legal system. Instead, we will spend most of the time on comparing their general features.

讲师介绍:

陶子谦 (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二年级)
陶子谦本科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学习经济和哲学。他在读大一时与朋友一起创办了唯理中国。在法学院,陶子谦是Asian Law Review的Executive Editor,Journal of Business Law的Associate Editor,以及Asian Pacific American Law Students Association的Board Member。他作为研究助理参与了多个关于公司法的研究项目。他的学术兴趣是法律经济学。工作方面,他将在纽约一家律所从事非诉讼类的工作,目前感兴趣的领域是初创企业。

讲师采访:

Veritas:为什么想开这门课?
陶子谦:我一直希望做的事是用自己的学术背景和经历去帮助他人。这也是创办Veritas的初衷。在这节课当中我希望用自己在法学院的学习经历帮助之前没有接触过法学的同学去了解这个领域研究的是问题包括哪些,在不同法律体系中研究的内容会有哪些变化,能否把不同体系的内容放到一起去比较。上述内容也是这门课的核心。研究法律(至少在美国)是一个逻辑严谨的过程,但同时也有很强的模糊性(ambiguity)。比如有时一个新的案例和过去很多案例都有一定相似性,但又不完全相同,因此在判断哪些过往案例的结论可以被应用在新的案情上时,就会出现很多不同的符合逻辑和有说服力的观点。严谨性和模糊性这两点的并存使得法学成为锻炼思维能力的一个好的途径。这点尤其适用于在应试教育里成长的学生,因为应试教育缺乏对于在不确定性中用逻辑思考的能力的培养。例如,学生基本不会在应试教育的课堂中被问到“某个政策是否是合理”的这种开放性问题,因此也不会去思考和学习“合理”应该包含哪些衡量的因素,也无法学会去进一步比较不同的关于“合理”的定义有何优势和劣势。

Veritas:为什么选择学习法律?
陶子谦:首先,法律与其他传统意义上的人文和社科类学科不同,它研究问题的方法很多是从其他学科继承过来的。法律哲学和法律经济学就代表着两种非常重要的研究法律的方法。而我本科学习的正是哲学和经济,因此我的学术背景可能也比较适合学习法律。另外,法律中很多内容是其它人文社科的理论在现实中的具象化与应用。例如我在本科学习哲学时有一门课是法哲学,它专门研究法律的哲学基础,包括人们怎么去定义法律、法律与正义的关系等等问题。我本科接触了很多法律和哲学以及经济学的交叉领域,觉得很有意思。主要就是因为上面两个原因选择了学习法律。

Veritas:可以给对法律或法学感兴趣的同学推荐一些入门书籍吗?
陶子谦:推荐的书的系列叫Constitutional Systems of the World,其中重点推荐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 Contextual Analysis和The Constitution of China: A Contextual Analysis。这一系列书不仅讲不同国家的宪法,还解释了它们的政体和法律体系是怎么运行的,涵盖范围很广,适合没有系统学习过法律的同学初步了解不同国家的法律体系。

Veritas:对于未来想学习法律的同学有什么建议?
陶子谦:希望这些同学可以先认真思考一下为什么想学习法律,并用现有的资源去了解这个学科的内容。如果在经历这个过程后觉得对法律真的感兴趣,那么学习法律是一个比较理性的选择。如果只是听别人说学习法律前途很好、好找工作,待遇也好,就做出选择,那么这个选择可能是有问题的。

Veritas:未来进一步想研究的主题是什么?对法律当中什么细分领域或问题感兴趣?
陶子谦:学术方面的话,我个人会更多的学习法律经济学(Law and Economics)方面的课程和做一些研究,用经济学里面的方法去研究法律 里面的问题。工作方面,基本确定做非诉讼性方向,目前希望主要做关于初创企业(emerging companies)方面的工作。

Veritas:最希望学生通过这门线上课程收获什么?
陶子谦:两个方面。第一,希望同学们能够对法律这个学科中的部分内容有初步了解,包括怎么在美国法律背景下分析一个case,以及在更广阔的国际范围内比较两个国家之间的法律体系。希望同学们在参与课程后增长一些对于法律的学术和实践方面的了解,不再停留在一些传言或者电视剧里所虚拟的内容。第二,希望学生通过我的课程可以反思自己的思维方式,主动用逻辑而不是完全依赖于个人直觉去思考有争议的问题。

Veritas:为什么选择中国司法体系和美国司法体系做比较呢?
陶子谦:首先选择中国法律体系,是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在中国生活过的人应该要了解的事情。选择中美法律体系做比较是因为这两个法律体系以及这两个国家的社会背景和政治体系上的差别实在太大了。大致来讲,比较法学的一个重要研究方法是先假设某个国家的历史、文化和政治体系等因素塑造了其法律体系中的一些特点,再通过观察现实中不同的国家和它们的法律体系去验证这些假设。因此,中美巨大的差异就给我们提供很多些不同的潜在自变量和因变量,是一个很做比较研究的很好的契机。

Veritas:这两者之间具体可比较的特点有哪些?
陶子谦:这个课程中会涉及很多,比如法院与政治体系中的其它机构的互动方式、法官做决策的方式,以及具体法律领域的特点,例如侵权法(Tort Law)的发展速度、发展方向和效力。

Veritas:可以解释一下什么是侵权法以及中国侵权法的特殊之处吗?它跟现实社会有什么相关的地方?
陶子谦:普通人生活中的很多问题都属于侵权法管辖的范畴。比如你在开车如果很不小心,并道的时候忘了打灯,因此出了车祸并对其他人产生了人身伤害,对方就可以基于侵权法起诉你。侵权法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约束人们的行为,促使人们做出理性决策。中国侵权法的特殊之处在于它起步非常晚,2010年才开始实施了《侵权责任法》,之前侵权的案件都是在《民法总则》的框架下去解决。在这门课程中,我们也会去研究为什么中国侵权法的发展会比较缓慢。另外从社会角度讲,侵权法对政府影响很大,比如三鹿事件,高铁事故等,都属于侵权法的范畴。

Veritas:这节课主要的授课形式是什么?
陶子谦:希望自己主导的lecture部分所占时间较少,会邀请不同学生主导每节课的讨论。对于课程中纯粹technical的细节,例如前几节课中所涉及的中美不同法律体系和政治体系的一些基础知识,会以lecture加提问的方式迅速讲解完。

Veritas:你觉得这节课最有意思和最具挑战性的是什么部分?
陶子谦:最有意思是研究我们能否建立一个理论解释中美两个差别巨大的法律体系。这个比较的过程也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生活这么多年的一个社会是怎么运行的。比较具有挑战的部分是可能大部分学生对法律是比较陌生的,因此有很多基础知识需要自己通过阅读我布置的材料去快速地补充。另一个对于部分同学的挑战是大部分阅读材料是英文的,对学生的英语阅读能力要求比较高。

Veritas:作为书院创始人,对于创建以来Veritas的发展有什么感想?
陶子谦:当初创办书院的目标(在中国高中生中推广博雅教育)很大程度上达到了,我们每年举办的暑期书院和线上项目已经帮助了很多同学,实现了我们的教育目标。虽然未来的发展面临很大挑战,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Veritas:一句话描述心中的博雅教育。
陶子谦:博雅教育是我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去接触的教育形式。